囧琳

lo主现在是一条快乐的咸鱼,这个lo就用来看文了。
目前idolish7沉迷(17/97)
偶尔推两篇靖苏优散以及曹康相关。
杂食,不掐拆逆,逆可吃
马天宇中心/狄芳
惊悚乐园 叹封叹/封鸿
全职 韩叶/邱叶/喻黄/林方/卢刘 and so on

【全职韩叶】①今晚不放你回去②一步之遙③穿越血海

最近新章太凶残不来一发韩叶对不起萌着这个CP的自己~本来想写正经的结果一不小心就变成了这样【。】老韩有点崩坏……不过本来我对这个CP的理解就是笨拙糙汉攻×贱气诱受……最后表示,我是(e)很(yi)纯(man)洁(man)的,小伙伴你们感受到了吗☆抓到的关键词是①今晚不放你回去②一步之遙③穿越血海

这篇时间设定是第十赛季季后赛兴欣霸图第一轮(就是现在在打的那个)结束的晚上。



韩文清在发布会后说了声有事晚点回宾馆,就直直地奔向了兴欣网吧对面那个小区。韩文清一路不停跑过去,觉得自己像是年轻了又好像是真老了成熟了。

 

像六年前终于打败叶修终于得冠的那个晚上,意气风发时候可以做所有任性冲动事,比如试着模仿一下叶修的贱样朝对方挑眉比一个中指,虽然是没有做过所以看上去有些生硬,但或许又因为实在是太熟悉了所以至少很是到位——套用事后张新杰大大的评语:眉毛挑起的弧度精确到厘米。粉丝们则表示平时的韩文清大大就已经很有攻击力了真的不需要再进修了真心的。而那个时候年轻的叶修大大也不像如今这样除了耍贱就是不动声色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直接撇了撇嘴回敬了两个中指,再然后直接把韩文清拖进嘉世训练室里PK了一晚上。最后在一屋子汗味和烟味中两个热血男儿打得不可分交痛快淋漓之后,两个熬夜的死宅在旭日初升阳光明媚时分双双倒在电脑桌上头挨着头沉沉睡去。那时是初初长成大人,还可热烈地毫无顾忌地去把最后一点幼稚燃烧掉。

 

又好像此时仅仅是羁绊了十年后才有的此时。终于懂得细火慢烹才能尝到更美味的人生。退让之后锋芒更甚,淬着将要老去时最后迸出的炽火,穿越血海一往无前将那个缠斗了十年同样变得更强也同样在老去的家伙斩获,然后捧起两个人共同执着的荣耀,还能够回顾着往事再难得不严肃地给对方比个中指这样的事情,确实是此时的韩文清才能做才会做的。然后他看见叶修挑了挑眉,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轻轻笑了笑懒洋洋地摆摆手说下回再给你好看。然后韩文清的眼睛不自觉亮了一下,是被叶修眼里闪烁的光芒点亮的。

 

于是韩文清就出现在了某小区某栋楼的楼下。这么多年了,虽然关系一直不清不楚没挑明过,但作为写作宿敌读作最熟悉对方的人,对叶修那一副“你懂的”的表情自然再了然不过。更何况肮脏的大人嘛,再古板也比小年轻要懂得多。

 

韩文清一步步踏上阶梯,这里是和嘉世完全不一样的,陌生的地方。嘉世俱乐部是韩文清很熟悉的地方,叶秋宣布退役的时候,他没忍住直接飞了H市,一脸杀气震住了嘉世保安毫无阻拦地一路闯到训练室再闯到叶秋房间。空荡荡无一人不得不说是韩文清即使想过却仍旧不敢置信的场景。那个时候的韩文清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老了。他一步步走出嘉世,步伐迈得比来时还杀气腾腾。借用张新杰大大犀利的藏在日志里的描述:大概就像是小孩A和小孩B赛跑,小孩A跑得精疲力竭之际小孩B突然停下说,我累了不跑了,你也别瞎折腾了。然后小孩A失望地想你他妈怎么可以停下来,认命地发现自己确实也快跑不动了,却又愤愤地觉得你他妈有什么资格让我停下。

 

再后来当老韩同志听闻当时叶修就在嘉世对面兴欣网吧的时候,脸瞬间就黑了,估计是嫌弃自己当年真是矫情得一逼,又郁闷只是一步之遥。

 

一步之遥。是差一步就可以找到那个混账,也是差一步没有真的懂得他,这让老韩同志很是懊恼心虚。不过好在时间无比宽容将一切重新打磨变得清晰,这一次是不管那个家伙有多狡猾也不能溜走的了,改变了之后的韩文清可是清楚明白什么时候该退而什么时候必须一步不让。不过很是令人愉悦的是,叶修也没打算逃,大大方方地在老韩敲门的瞬间就开了门。

 

刚换上的衬衣领子口一直开到锁骨,惯常叼着根烟,眼神却是少有的热烈犀利,好似千机伞锐利的伞尖。老韩第一次觉得应该治治这个烟鬼,大夏天的烟气熏开来,太他妈热了。于是他上前一步果断地掐灭扔掉了叶修叼着的烟,顺便也拉近了距离,现在叶修嘴里呼着的残留烟味已经直接喷到他脖子上了。似乎有点痒,韩文清这样想着就不自觉偏了偏头,却猝不及防耳侧擦过一片柔软温热,然后叶修哑哑的声音就这样直接炸开在耳朵里:“喂,今晚就别回去了。”

 

韩文清瞬间回过头去,身高差使他很轻易地将叶修压到门板上,然后他无比清楚地看见对方赤裸裸的热辣的,隐约亮着水光的眼。韩文清明白叶修今天为何如此按耐不住热情。输了比赛可不会让这家伙有半分气馁失落,相反他会因为对手变得更强大而兴奋心痒,更何况老天爷既然让这些发生在随便一个举动就够擦枪走火的盛夏,叶修这种荣耀第一无下限的厚脸皮肮脏大人又没有点过扭捏矜持的技能,不做些什么实质性的事情怎么压得下那份躁动呢。

 

于是韩文清无比愉悦地吻了上去,并且凶残地来了个长长的深吻,好似猛兽那样纠缠追逐着猎物,直到叶修快窒息了才放开。韩文清低头看去,从被蹂躏地有些红肿此时只能喘着粗气再不能时刻开嘲讽的唇,到望见一半的锁骨,再到圈在手里柔软的肚皮……这诱人的小模样使韩文清觉得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炸了开来整个都晕乎乎的,没头没脑地想起霸图某队员逛奇怪论坛时不小心被队长大人瞄到的某些奇怪的东西,于是压着嗓子笨拙学习着狗腿的语气回答:“得令,叶修太太。”(实际上的效果仍然是黑帮老大即视感)

 

然后下一秒的韩文清,就只能看着关上了的门苦笑。唉,还是差一步。

 

不过在这早已纠缠重叠在一起的十年与执着里,少一步多一步隔着多少房门又有什么关系,心的距离不会拉开分毫。荣耀路上,这两个一起年轻也一起老去的人,会一直一直,步伐坚定。

 

END

文/囧琳

9月20日


评论(2)
热度(5)
©囧琳 | Powered by LOFTER